坐车快到文州的时候,林耀明打电话问我文州

2018-11-23 19:23字体:
  
 
 
    02/09/05Thursday    
    晴    
    上午十点,我联系秦兵把姚楠楠要请他吃饭谈谈退钱的事儿给他说了。他让我直接和她谈,明确地说这钱不可能退了。我坚持着说必须由他亲自出马,他终于犹豫迟疑着答应了,让我快到下班的时候再约他。    
    上午十二点四十分左右,我们几个在一家小酒店的包房里坐下。林耀明又找了个靓妞陪着。秦兵又拖延又摆架子的好长时间才过来。    
    姚楠楠把林丽的具体情况,包括家庭状况,以及昨天了解的各种情况都一一说了,虽然在谈话间被秦兵经常打断!而且秦兵的这种打岔总是忽东忽西地谈一些毫无相关的问题。说姚楠楠长的漂亮了,林耀明长的帅了,又谈自个儿的工作了,等等之类。就不往正题上谈!仿佛对这类事儿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与他毫不相关。我几次提醒他,并帮着姚楠楠说着话,他却还是忽东忽西说着他的“迷踪话”。对于他的话,如果要具体用文字来详细而且真实的表达,虽然我对他还算了解,但我想我还得再读三个月中文专业,并捎带的练练速记,有录音机帮助当然更好!否则我真的力不从心难以胜任。    
    总之,他最终也没表达出退还是不退?最后不了了之,搞得林耀明和姚楠楠一头雾水哭笑不得。    
    秦兵走了之后,林耀明问我:“你听懂他说啥了没有?我怎么感觉我听得糊里糊涂,乱七八糟的。现在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一片混乱状态。”姚楠楠也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林耀明说:“还有,我等一会儿得去测测我的听力,顺便测测智力!听他的话我现在怀疑我的听力有问题,脑子里的思维方式和逻辑程序也被搞乱啦!他再坐这儿说三分钟,我非叫喊着冲出来不可!”他一脸难受的承受不住的苦大仇深模样。又说:“医院的费用你们两个出!谁叫你们让我陪着听他讲课呢!他正事不说几句,问东问西的,说起他自个儿以为他比关羽还神呢?了不起的不得了!”然后他又伸出右手食指对他带来的那个漂亮女孩坏笑着说:“一加一等于几?能告诉我吗?”那女孩被他逗得直笑。    
    姚楠楠也笑着审慎地问我:“笑阳哥,我也没能听明白他说这事儿到底咋办?你看这事情咋处理好?”然后也说她的感觉和林耀明差不多,听他说话跟听天书一样,忽东忽西地不知道往哪能个方向考虑才好!我说:“他说的意思当然是不愿意退了,但是又说不了充分的理由。我是听惯他说话了,东一耙西一耙的,但意思还是可以懂的。”我又开玩笑又自嘲地说:“我是在艰苦环境成长过适应能力还强些,我都听不懂,那不就太惨了!”    
    姚楠楠再次追问我到底怎样解决才好。说她姑父昨天送林丽到文州大学手续都办了,准备今天回去,还想把这钱带回龙台地区老家哩!又说上次回家时和她姑父母关系闹得很僵,害得家里父母也跟着生气!她百折不挠接着说:“要不你拿出两千元,我自己掏出两千元,不然真没解决的办法!”这时林耀明的手机响了,他到一边接电话去了。我心里想,我也去赔这些钱?两千块呀!风刮过来的也得好几阵风才能刮够!可是这事怎么解决,姚楠楠也是费了心力,今天这桌酒菜少说也有二百多块!况且按照林丽的分数,真的需要用钱才能把路铺成吗?我现在经历这么多事,看的明白,其实这样做没有必要。林耀明挂了电话后告诉我,谢占飞最终被京津职业技术学校录取了。他这句话让我做出决定,同意赔两千元钱给姚楠楠。可是,当取了钱给姚楠楠的刹那,我感觉内心里还是舍不得的,这也许是一种本能的心理反映。就如同针刺了一般,觉得很疼。我当时也下决心,这钱还必须由秦兵给我退回来,并且包括姚楠楠赔的两千元。
 
 
第四部分第八章(4)
 
    09/06Friday    
    晴    
    今天,林耀明取了两份文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给我,让我尽快找两个学生吧。我拿了一份看,这通知书印刷极其精美,比解放军文州工程学院的通知书用纸和印刷质量都好的多。但是平面布局有点像京都外国语言学院分院的那份通知书,只是京都外院文省分院是竖式设计,它是横式设计;也都是三折页式,其中一个折页比较窄,显示着存根和编号,然后分别显示有文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简介。编号和存根联上分别盖有方条章和文州教育学院的招生专用(代章)章,这个情况我知道,《新文州报》也曾报到过原文州市教育学院更名为文州师范高等专科学院的新闻。编号为手写的,同学姓名栏、专业栏、招生的具体月份和日期均留空未填。还附有一张文州市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入学须知的说明书和两个文州师专用大信封。我反复看了之后说:“这些东西不假吧!价钱还是一万二,对吧?”他轻松地    
    说:“不会假的,这可是从这个学校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邮 箱:admin@baidu.com